首页 > 公益 > 互助 > 正文

开学季11岁自闭症男孩想上学
2015-09-01 10:51:25   来源:光明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 特大

  本报讯(记者钱妍)又是一年开学季,莘莘学子背起书包,重返校园,满怀着对新学期的雀跃和期待,站在了新的起点。

  然而,这样平常的校园生活,对于出生在建平县朱碌科镇的男童亮亮(化名)来说,却是遥远而陌生的,今年已经年满11周岁的亮亮,至今还没能踏进小学校门,原因是他被称患有“自闭症”。

  妈妈:儿子智力不比别人差

  见到亮亮之前,记者想象了很多种可能发生的状况:他可能会对陌生人表现出抵触情绪,可能会对所有外界的声音,充耳不闻。然而,8月27日下午,记者在北方家属院见到他时,这些顾虑却都被打消了。

  在妈妈霍艳红的陪同下,亮亮表现得十分乖巧,会正面回答记者的简单提问,也会在妈妈的引导下与身边的人打招呼。

  “现在你问他啥,他基本都能回答,其实他可聪明了,就是表达不出来。”据霍艳红介绍,亮亮出生在建平县朱碌科镇的农村老家,那时,初为人母,亮亮的到来,无疑为她的生活增添了莫大的幸福感,而当她将全部的心思和爱都投入到亮亮身上时,渐渐地却发现,自己的孩子似乎跟别人家同龄的孩子不太一样。

  “他两三岁的时候还啥话都不会说呢,大人怎么教、怎么问就是不讲话。”霍艳红回忆说,起初,乡邻们还会安慰她说“贵人语迟”,的确有说话晚一些的孩子,但作为亮亮的妈妈,她非常着急。

  “平时总是反复地教他,大约一两年后,才终于开口说一些简单的话了。”她接着说,然而,没过多久,自己很快又发现,亮亮会经常性地重复大人的问话,“你跟他说什么,他不会回答你,而是重复你的话,你没办法跟他沟通,后来别人告诉我们这叫自闭症,说真的,我当时挺痛苦的,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儿子会得这种病。”

  霍艳红介绍,在亮亮六七岁时,她与丈夫带着亮亮搬到市区居住。白天,她到饭店做服务员打工赚钱,晚上回家陪伴亮亮,因为亮亮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去上学,她便给亮亮买了很多故事书看。“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我发现这孩子的智力一点不比别人家的孩子差,通过拼音,他能自学认识很多字,教他数数,一教就会,而且我只教了他从一数到十,慢慢的,他自己就能从一口气数到两千,中间一个都不会数错。”

  亮亮:我想上学

  2013年,霍艳红跟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,母子俩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。生活虽然不富裕,霍艳红却没有丝毫埋怨,在她心里,始终相信,亮亮总有一天会好起来。

  她告诉记者,亮亮一直十分乖巧,白天她出去上班,亮亮就自己在家看动画片,有时还会主动帮她扫地、收垃圾,“我下班回家特别累嘛,到家倒在床上就犯困,他正看电视呢,马上就会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小,说妈妈睡觉了。”

  2013年下半年,在朋友的建议下,霍艳红将亮亮送到专业的康复医院接受治疗,大约一年半后,她发觉亮亮确实有了很大改变,亮亮的主治医师也肯定了亮亮的进步。“基本上你问他啥,简单一些的,他都会回答你,他还特别爱玩电脑上的小游戏,医生跟我说,你家孩子完全可以到学校去上学。”

  亮亮的病情有了改善,让亮亮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读书,便成了霍艳红最大的心愿,然而,自2014年至今,她与丈夫曾带着亮亮到市区多所学校希望能让亮亮借读,但因种种原因,接连被婉拒,这让霍艳红心急如焚。

  “我承认我儿子跟正常孩子还是有一定差距,但是他现在的表达能力、智力,我相信上学绝对可以,如果能有一所学校愿意接收我儿子,哪怕让我天天去陪读都行,只要学校能给我儿子一个机会,让他去试读一段时间也行。”霍艳红说。

  霍艳红说,儿子出生后,一直只跟家里人接触,对于外界的人事物还有些不适应,但作为母亲,她不愿意儿子一直这样在小世界里“封闭”下去,即便这条求学之路曲折难走,她也绝不会放弃。

  采访进行到这里,原本安静坐在一旁玩手机的亮亮,突然掉起了眼泪,他用小手捂着眼睛,记者询问他为什么哭,亮亮没有回答,记者问他是否想去学校上学,他说:“想上学。”

  链接:

  记者了解,自闭症是一种先天脑部功能受损伤而引起的发展障碍,其核心症状是社会交往障碍、行为刻板和兴趣局限,通常有严重的言语和语言沟通障碍,一般发病于3岁前,多见于男孩。

  受各种因素的影响,目前国内大约只有10%的自闭症儿童能够在普通学校接受融合教育,大部分自闭症儿童则进入特殊教育学校、培智学校或者社会机构接受教育或者康复训练。

  对此,相关专家指出,自闭症儿童接受何种教育,要视孩子的具体情况而定,如果自闭症儿童没有智力问题,尽量还是应该融入普通学校,学校和学生和家长也应该正确认识自闭症儿童,让自闭症儿童能够得到更多关爱。
原标题:母称儿患自闭症 11岁男童盼入学

相关热词搜索:自闭症 男童

上一篇:盲人忘带盲杖地铁员工冒雨送上车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